澳门游戏网站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干警风采 > 干警心语
樟树的一声叹息
――记一起相邻纠纷案的化解
作者:弋阳县法院 汤丽红  发布时间:2019-03-04 15:57:37 打印 字号: | |

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天天处理不同的案子,面对不同的当事人,迎来送往,但乐此不疲。每次听到手机信息提示音去云柜取案件,都会受到满满的好奇心驱使,急切地想知道又是什么类型的案子,取出案件匆匆一瞥,脑中已千回百转,不自禁的做着心里建设。

翻开案卷,原告要求被告排除妨碍,赔偿损失。觉得诉求简单,耐心做好当事人的工作就能解决纠纷,心里渐渐有些轻松。待到看完原告的事实和理由,心里更加轻松,我可以“三下五除二”结案,裁定驳回当事人的起诉。对于天天被追结案率的员额法官来说,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结一件案件,是多么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。但这样做,我能心安吗?

原告要求排除妨碍的是一棵有着约四、五十年树龄的樟树,众所周知,樟树分家种和野生,而野生樟树是国家二级保护的珍贵植物,属于国家所有。涉案樟树是野生?是家种?我无从判断,那是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的职责。是采集?是移植?也应报林业主管部门审批决定。明知该案非法院主管,可以不用向被告送达应诉材料,直接裁定驳回起诉理由充分,可面对诉状中均年逾花甲的原被告,我举起的这一槌怎么也敲不下去。

没有过多的纠结,叫上书记员童童,驱车前往纠纷现场一探究竟。为了详细全面的了解纠纷情况,我们首先找到纠纷属地的居委会,居委会书记感叹法院终于受理了,之前法院认定不符合受理条件而未立案,这场纠纷拉锯战经历了漫长的八年时间,居委会书记已经换了三届了,樟树不停的生长,可他们的的矛盾始终如一,是一个老上访的案件,林业局也曾经来了解过情况,纠纷却一直是悬而未决。这次希望通过法院的裁判解决纠纷,终结他们的上访之路,还他们一个安居乐业的生活环境。书记说话时一直面露忧虑之色,且强调非常怕电闪雷鸣,狂风暴雨,因为担心樟树承受不起。书记是不是杞人忧天?

书记边走边向我们介绍原被告当事人的纠纷史,眨眼功夫就到了现场,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樟树横亘在原被告房屋之间的通道中,枝繁叶茂,郁郁葱葱的树叶和结实的树干让我们无从分辨她的年轮,她如一把巨大的华盖,撑起在原告房屋的上空,平顶的瓦房在樟树的映衬下更显得矮小和苍老,厨房屋顶新的琉璃瓦上铺满了树叶,我们站在树下,没感受到炽热太阳的温度,反而凉风习习,仰望天空,只有一丝丝的光线顽强地透过浓密的枝叶洒向我们,树枝极力的向上伸展,已经触碰到了高压线,打雷下雨会不会导电?过往行人有没有潜在的人身危险?至此,才理解书记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。

被告听到说话的声音即打开了房门,看到满头白发的被告,我的心瞬间就揪紧了,为何这么大年纪不能安享天伦,还被纠缠在相邻纷争中,有何化不开的疙瘩?他跟我们诉说了两家的恩恩怨怨,从亲如兄弟到视如陌路,他一桩桩、一件件的往事就仿佛发生在昨日,令人唏嘘不已,他的话语流露出深深的遗憾和痛惜之情。为什么不主动维护樟树的枯枝?为什么不勤于打扫落在他人屋顶的落叶?或许樟树也会安然自处。

告别被告,闻着原告家厨房飘来的饭菜香味,我们到了原告家,其实,他早已在等着我们的到来,看到我们他掩藏不住喜悦,盼着我们为他排忧解难,他把两家的感情纠葛絮絮道来,与被告所述如出一辙,他仿佛将一口积郁之气排出,我为没有简单驳回而庆幸。即使我不能彻底改变什么,但我为能给他这一份举手之劳的温暖而开心。有什么问题不能心平气和妥善解决的?难道在他的内心深处没有一丝伤感和懊悔?

为了对案件有更加深入的了解,我们走访了林业局的纠纷办、林政股、野保站,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本案的纠纷知情,曾收到原告的诉求,也察看了纠纷现场,担心枯枝会对人身财产造成隐患,并告知了原被告樟树的采集和移植是必须通过行政审批程序,否则构成违法犯罪。但苦于牵涉的部门太多始终未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。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?

我到底又能为当事人做些什么呢?带着深深的无助感回到法院,第一时间向周院长汇报自己对此案的理解和处理方法,并提出了高压线的隐患问题,周院长听后立即致纠纷辖区镇政府镇长和电水电公司胡总,同时,我也向林业局局长详细说明了情况,隐患有了初步的解决方案。

几天后,我和童童及居委会书记陪同水电公司杨副总到纠纷现场,杨副总看到高压线和树的缠绕情况,现场及时调度了城镇供电所所长到场,并做好了维护高压线的处置方案。隐患被及时排除,我心上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。

几个回合的接触,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对我的态度改变了,热情了、温暖了。认可了我的释法析理,赞同走行政途径解决问题,原告欣然提出了撤诉申请,被告表示会主动向林业行政主管部门申请。为了原被告能顺利解决问题,我院依法向县林业局提出了司法建议,要求林业局依法受理当事人的诉请,妥善处理涉及樟树的纠纷。案件撤诉了,原被告一再重复着同一句话“法官,辛苦了!”被认可就这么简单?其实我不过多花了一些时间,当了几回认真的听众,做了上传下达的联络员而已。

再次经过樟树身边,我凝望着她,也许她的每个年轮都镌刻了两家人的喜怒哀乐,她在风霜雪雨中挺立,独自落寞凭栏,撑起了浮生过半的流年,旁观了细琐的是非曲直,但在夜深人静时是否也会黯然神伤?是否有着踪迹不知去往何处路的伤怀?是否也有为使两家握手言欢而赴汤蹈火的孤勇?骤然想起三毛所言“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,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淋浴阳光。”这只能是樟树的一声叹息吧。

来源:上饶法院网
责任编辑:严子沁